我是一叶障目的随波逐流者
向往光明 知晓黑暗

〔太宰生贺25h/21h割腕〕[轻微织太/太芥]希拉库斯(又名:绯格)

@纤封子 下一位接好接力棒哦!( ̄▽ ̄)/ 抱歉发了九个小时之前仅自己可见的稿子。好蠢_(¦3」∠)_


希拉库斯〔绯格〕by 乱舣


「啊,到了这个日子——」


这是太宰治今天早晨的第一个想法。彼时他仍团在被子里,侧卧于宿醉的昏沉中,头脑内几个开始运作的齿轮吱吱呀呀将这句活挤出来,但因牙齿还闭合着,故而只成了个逼仄的气团。他的眉头渐渐蹙起,齿轮一个接一个地缓慢转动起来,接着——

“啊——”一声怨恼而倦懒的叫喊音落,被子已然横尸地板。他“砰”一下躺平,一只手臂放在半睁的眼旁。


“所以说,早上的太阳真是毫不讲理地令人恶心。”


谁知道生日这天该做些什么?...

中二+1( ̄▽ ̄)/

无终:

0619太宰治25h自杀生贺

文豪野犬衍生同人企划

——《死亡之诗》

中二病也要写小说企划组荣誉出品

自日本时间开始
至中国时间结束

20190619
恭候您的到来

STAFF
策划:静水留年 @静水留年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终 @无终
主催:无终 @无终
宣图:静水 @静水留年
题设:白板
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【伞修橙】晴雨(5.29叶修生贺)

(算是对心中一直以来问题的尝试解答。但愿送给你们点点美好与温暖。( ̄▽ ̄)~*)

叶修做了个梦,

久违地梦到那个时候。

每次做这样的梦,他立刻便会知道自己正做着梦,这是清醒梦。距上一次做清醒梦大约已三四个月,这一次,叶修想,昨晚不过是沐橙念叨了几句,竟难得矫情起来。

他梦到了16岁的暮春,那一年他的生日。当时三个人已经混得很熟了,家里添了一张嘴的经济问题也差不多解决,一个个都在家里憋得狠了,一致决定出去撒欢儿。

不过,就算是钱的问题基本解决,去游乐园、看电影什么的依旧是个奢望。三个人干脆又跑去西湖边,逛逛街,随便吃点好吃的。可惜天公不作美,沐橙刚刚舔了几口冰淇淋,就下起了雨。本来想着...

落雨渐暖,春风回度。

男人坐在小凳上,前倾着身子,略长的碎发些许遮住修长的颈项,几日不羁,仍是好玉君子。于身后半臂止下脚步,满是心安的气息。

「吴邪。」

“嗯?”他仰起头注视过来,眼睫若扇,眼眸如星。他轻笑,“小哥?”

张起灵轻叹,执起手来,包裹起他指尖的紧张。

他低头,吻向那双眼睛。

「吴邪。生日快乐。」

睫毛颤动起来。他扶过眉峰,停在鬓角。

吴邪,别怕。这是我在你身边的第四个生日。

吴邪微勾起嘴角,吻他的唇:“以后还有很多个呀。你可别过腻了,像你自己一样,生辰还要抓阄。”

张起灵有些无奈,拉着他回去吃早饭。

同你不会腻了我的,我永不忘记你。

王胖子独自坐在餐桌上抱怨...

白桃乌龙 by乱舣

发布了长文章:白桃乌龙 by乱舣

点击查看

这里的白桃乌龙是奶茶哦!

© 乱舣 | Powered by LOFTER